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仙来客栈

客来客往 小驻片刻 喝杯清茶

 
 
 

日志

 
 

【引用】“苏大瞎”童鞋随大流历险记  

2011-02-07 14:58:35|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大瞎”童鞋随大流历险记

  

   一  必须随大流

 

 

   众所周知,随大流是一个很神奇的词,特别是在中国,这基本算是一种政治本能。

   求全自保,安分守己,中庸平和都是在随大流情节下产生“中国式美德”,在这样随大流的国家里面,不随大流岂不是罪过??

   于是我在“少生优生”的大流中诞生,原名苏紫紫,后被冠上雅号“苏大瞎”。

   为什么叫“苏大瞎”呢?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哈哈,不急,待我向你慢慢道来。

   话说我从小野蛮成性,调皮捣蛋,无恶不作。但在13岁的一天,突然开始羡慕起戴眼镜的学生斯文有学问,并惊奇地发现班里戴眼镜的学生越来越多,蒙管是真近视还是假近视,似乎只要有了眼镜就能和“爱读书”、“学习好”等词套上近乎。

   遂果断决定随大流,哭着闹着配了一副眼睛。

   不配还好,这一配就是8年,度数直飙500,假戏真做,还真成了近视,真是万般无奈,悔不当初。但这事儿就像奉子成婚的浪荡子,一旦“配”了,管你喜不喜欢,女人你是甩不掉了,而且你越想甩掉,对方就越较真,不粘你一辈子还真不算是本事。

   ······

   在上大学之后破罐子破摔,心想这“女人”爷还真就不要了,决心拿下眼镜,任由眼睛的焦距徘徊在一米左右——大不了一米以外的事物爷不看了,所谓朦胧也是美,这世界有些东西还是别看那么清楚比较好。

   但这还是面临着不少问题的。例如,我第一次和男朋友去电影院,没有戴眼睛,只能坐在第一排仰目观看,要承担中途脖子因过度劳累而断掉的风险也就算了,居然在刚进入大厅的时候,因高度近视带闪光加夜盲,没走几步就一头撞在墙上,惹得男朋友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样的笑话也在时间的推移下,演化出了各种更为搞笑的版本,在这里也就不一一陈述,免得把你笑断了气,我还一时半会找不到脱罪的依据。

   “苏大瞎”这外号也就在这一次次乌龙中形成并且巩固。

   你看,在随大流这件事情上我还是很有主观能动性和政治优越性的,不是么?咩哈哈。

  

 

   二 也许前方是——沟里?

 

   2009年在北京集训专业的时候,因为功课太紧张,专业老师便决定全体学生留在北京过年,宣布休息三天,然后继续鏖战美术高考。

   大年初一,老师组织同学们去雍和宫拜佛,说什么我们该做的努力都做的差不多了,那么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这话至今回忆起来还有些英雄不敌天命的惆怅情怀,怪不得我那年就真的倒霉落榜没能去成梦寐以求的学校——这,也许就是天意。

   记得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别想歪,咩哈哈),我在最接近黎明的时候和众伙伴还有众伙伴的家长们来到了雍和宫的门口,不对,不是门口,应该是雍和宫门口的门口的几百米甚至更远以外,那时候终于明白,比黑夜更黑的绝对不是人的眼睛,而是黑压压的人群,更恐怖的是,在这一片黑暗中你丫永远也别想找到光明。

   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到了开门的时间,然后人潮就跟突然开了闸的三峡大坝,瞬间将积蓄了一晚上的力量爆发出来,我还没有晃过神,就被人潮的强大推力带到了雍和宫门口。还是我聪明,敏锐地发现,这可是发扬中华民族伟大传统——随大流的最佳时期,于是顺着人潮的方向一点点向前迈进,不费什么功夫,就捱到了一个亮着灯的门口。

   有着“苏大瞎”之称的我满以为到了拜佛的地方,欣喜无比,立马削尖脑袋摩拳擦掌准备冲进去拜见佛祖大人,也就在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个浑厚的声音喝止了我——“姑娘家的去对面~!这是男厕所~!”

   ···

   ···

   ···

   好吧,这件事情充分证明,有些时候是不能随大流的,否则结果很可能是将你引去——沟里,或者是比沟里更奇怪的地方。或者是你在随大流的时候不要和我一样近视,那样至少能看清一点局势——不过看不看清楚都好像没有什么用了,因为人太多,既然挤了进去,你就别想出来,人流会推搡着你走向你自己都不想走到的地方。

 

 

三 我们的主子不是自己

 

   事实表明,随大流这件事情,一旦投入进去,还真没有那么容易晃神出来。

   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一样,无法控制自己,已然在奔赴了“素质教育”大流的途中。

   什么叫素质教育呢?——就是小学为了上初中,初中为了上高中,高中为了上大学,大学为了上工作,工作为了上人生,最后终于分不清到底是谁上了谁的教育。

   既是大流所在,则必有千军万马蜂拥而至。

   这让我想起小学的时候,老师带领我们观看火灾逃生演习,告诫我们在发生火灾的时候,一定要沉着冷静,当然不冷静也要强装冷静,谨记所有逃生步骤,更重要的是要学会人群涌向哪里就跑向哪里。

   所谓众人所向,定是生机所在。

   先将到了那般危机时刻我还有没有空余的脑袋去想自己到底属于灾情的哪个阶段和就近有哪些逃生工具,以便我一一分类然后从容不迫逃走这样高难度的问题抛开不谈,就我十几年对各大火灾灾情的观察,哪里人多跑向哪里确实是一句至理名言。

   但其结果往往是不堪入目的,因为在这么紧急的时刻,国人的各种传统美德一般都敌不过求生的欲望,于是催生了除烧死之外的各种死法——挤死,急死,被踩死,或者说出口太小大家互不相让,我活不了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这是不是和我们的教育很是相像?

   大家习以为常的模式,满以为规规矩矩,老老实实走出来的人都相当有素质,上到大学的人更是以为自己到了金字塔的顶端,是天子骄子。但入了社会才发现,自己巴结老师,排挤同学,机关算尽,十年寒窗,不泡马子,不吊凯子苦苦寻来的一张毕业证书是那么的不值钱,多么的讽刺~!

   事实就是这么残忍,应试是应试,教育是教育,纵使你主观意淫了成百上千次,它们还是生米煮不成熟饭,即使煮成熟饭了,也会因为基因不好,落下个先天残疾后天畸形——到了最后你还是没能弄明白是自己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自己,但年华已逝,唏嘘也只能是自我掩饰。

   更难堪的是跟遭遇火灾的结果一样,我好不了,我跑不了,我成了奴才,就算是死也要把你拉下水,咱们都圆滑一点,谁都别给谁捅娄子。

   呜呼哀哉。

   孰将为乎?只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其反笑之乎····

 

  

 

 

 

                               ——紫紫落笔于2011年2月5日,凌晨3点50分

                 此文仅供娱乐,或有更多随大流的“苏大瞎”,欢迎对号入座,望清醒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